连锁/IT
新闻
新闻
显示更多
工业设计在中国

        谈到工业设计就不能不提我们中国的近邻日本。四十多年前,日本松下公司创始入松下幸之助先生从美国考察回国,—下飞机就讲:“今后将是设计的时代”。从那时至今,人密地狭,一无资源,二无市场的岛国日本,靠“设计开路,技术立国,”在战后的一片废墟上建成了世界上数一数二的经济强国。

        而我国工业设计的市场在20世纪80年代首先从广东开始形成,第一篇全面阐述“工业设计与中国现代化”的论文诞生于广州。中国第一家民营工业设计公司南方工业设计事务所诞生于广州。中国第一个产生巨大社会影响的设计案例诞生于广州,顺德康宝消毒碗柜。30年来已经取得了较大的成绩,但总体而言现阶段还只是初级市场,呈现出一些杂乱无章的现象。

 

        中国工业设计的短板

        短板一:模仿山寨

        2010年4月“第十一届北京国际车展”,在北京举行。对于中国汽车行业来说,自己的新车于这个在家门口举办的世界最大车展之一推出,无疑是一个向全球同行展现自身风采的一个机会。

        然而大部分的自主品牌新车在整体外观上,仍然若隐若现地折射出国外成熟车型的影子。有的新车甚至除了LOGO外,外型与国外车型一模一样。人们不禁要问,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中国的汽车生产商们,如此热衷于将自己辛苦打造的新车,做成一个个“山寨”产品?

        根据2007年的《中国汽车人才发展战略研究》课题报告,我国汽车产业职工人数2010年将达到356.87万人,2015年将突破500万人大关,到2020年将达到776.23万人,平均年增长率为10%,速度不可不谓之快。但相对于突飞猛进的中国汽车业来说,这一进度远远不能满足需要。其中,人才结构不合理十分突出,汽车设计人才的匮乏尤为严重。如果不能加快中国汽车设计人才的培养步伐,提升中国的汽车工业设计水平,那么中国自主品牌头上这顶尴尬的“山寨”帽子,短期内恐怕将难以摘下。因此,今天的中国汽车自主品牌,除了继续争取在自主知识产权方面有所作为,掌握核心技术外,还应该腾出手来,在工业设计上投入更多精力。

        而在手机领域,深圳山寨机几乎占领了手机销售的半壁江山。与“设计之都”的响亮名号南辕北辙,相隔十万八千里外,“山寨”就像一记污点,沾染在深圳工业设计界的响亮名头之上,挥之不去,避无可避。

        正如业内资深人士评价:山寨之于深圳设计,是过渡阶段的必然产物,不能抹杀山寨的价值。建立深圳自己的设计品牌,建立深圳设计的谈判空间,设计不再是产业链的细枝末节,而是创造产品价值的核心,这或者是深圳设计摆脱山寨,凤凰涅槃的方向。

        许多有识之士正在努力让深圳手机摆脱山寨之名。

        2010年IF产品设计奖的评选会议在德国汉诺威市画下句号。作为国际工业设计界的最高奖项,在最终脱颖而出的778件优秀设计作品中,中国作品占了15件。深圳嘉兰图设计有限公司的两款老人手机CP09和CP10名列其中。

        嘉兰图设计公司副总裁王永才表示,这款老人机强调的是舒适的手感、暖心的外观以及人性化的功能,而且对老年人是完全绿色无害的,老年人可以把它放在枕边。为了确保研发的新产品能够真正做到简单易用,嘉兰图专门成立了老年人产品研究中心,一边查阅老年人生理、心理、行为习惯等多方面资料,一边深入老年大学、养老院、公园等老年人聚集场所,通过行为观察和访谈的形式深入调研老年人对手机的需求。

        而深圳另一个手机品牌朵唯女性手机,于2010年5月和洛可可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将设计创新打造成朵唯的核心竞争力。在接受《共鸣•创意》采访时,贾伟说:“洛可可和朵唯的合作,是全方位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不仅仅是给朵唯设计几个产品,而是从未来五年产品线的规划、质量控管流程、UI风格,从产品到内容服务创新,再从人事到薪酬体系,甚至包括盈利模式的规划都介入。这是设计界一种新模式——整合创新服务,从执行层面的工业设计、策略层面的设计研究、趋势分析、品牌提升层面的品牌设计和品牌推广,再上升到由我亲自主导的贾伟顾问机构从战略层面在整体上为企业把脉。这种依靠设计界自己的品牌和另一个品牌合作,强强联合,开创了一种‘企业CDO’的服务新模式。”

        贾伟认为,朵唯是个值得尊敬的企业,在山寨横行的深圳,用很大的努力打造和维护品牌,坚持做女性手机第一品牌,有很好的创新土壤,洛可可为这种品牌志向和精神所打动,双方惺惺相惜的理解,就像当时的青蛙与苹果的合作,需要双方都是品牌级公司,基于同一品牌思路的理解。

        虽然许多企业和设计师在为中国工业设计做出努力,但是要摆脱山寨模仿之名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短板二:身份认同

        从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得知,在我国现行的专业技术职称体系中,没有“工业设计”。宁波大学机械学院工业设计系教师刘胜利认为,我们现在需要工业设计专业技术职称、需要注册工业设计师制度,主要原因有二个:

        对工业设计从业者来讲,有了专业技术职称和执业资格,再也不必到处挂靠,到别的行业里面噌招牌了;会使工业设计行业更加专业化、职业化;增强从业者的行业归属感和社会认知度。

        对企事业用人单位来讲,也便于组织管理。比如,在招聘工业设计师的时候就方便多了。很简单,专业的证书拿出来即可,而不必在工程师、工艺美术师、教师等证书中“雾里看花”。也有利于企事业单位的工作安排,专人专事即可。

        短板三:设计教育

        王永才认为,现在许多高校开设设计专业,并不看自己有没有能力,有没有师资,有些高校甚至是学国画的做工业设计的老师,完全没有工业设计的实践经验。这样造成了工业设计教育只停留在书本上。
       
        国内汽车设计师董瑞丰分析,中国没有高水平的汽车设计师原因有三:首先,汽车设计教育在国内非常薄弱,学校不能向社会输送高水平的汽车设计人才。其次,产业政策没有给设计师更好的土壤。最后,中国没有太长的汽车历史,没有汽车文化的氛围,很难培养出世界级的设计师。 

        他说,汽车设计离不开实践,而我们的师资队伍缺乏汽车设计实践。他在大学讲课时,发现了许多问题,老师缺少设计实践,照本宣科,学生思维陈旧,缺乏创造性。董瑞丰把汽车设计比喻为弹钢琴,要从小培养造型能力和艺术感觉,由浅入深,进入大学后经过系统的汽车工程技术和设计专业训练后,才有可能成为优秀的汽车设计师。

 

        中国工业设计发展方向

        政府扶持:工业设计之助推器

        通过工业设计创新,能够提高产品的附加值,增强企业的竞争力,提升经济的发展。中国经济要发展,工业设计任重而道远。要改变我国工业目前的被动局面,除了加快研发核心技术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大力发展工业设计,从产业的高度在全国大兴设计之风,大力推进设计的“产业化”,在各产业领域形成设计潮流。这成了很多专家的建言。

        而对于尚处于起步阶段的国内工业设计,苦练内功当然是根本,但政府的扶持更是不可或缺,政府扶持是工业设计的助推器。树立工业设计强国意识,政府重视不可抹。

        2010年3月16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公开征集对《关于促进工业设计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的建议,鼓励工业企业将可外包的设计业务发包给工业设计企业,鼓励社会各类资本加大对工业设计的投资,支持符合条件的工业设计企业在境内外资本市场上市融资,鼓励创业风险投资机构在工业设计企业开展业务。

        2009年4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考察广州毅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时,就曾寄语“要大胆创新,把知识的力量运用到产品设计每一个环节”。

……

        政府对工业设计的重视正是“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的具体落实和庄严承诺,这将有利于极大地提升“中国制造”的品牌形象,推动中国制造业的创造力和产业竞争优势,加快经济结构的全面转型。

        行业协会:整合工业设计的各方资源

        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是由深圳市从事工业设计的企业及提供工业产品研发、生产、服务的企事业单位自愿组成的行业性、非营利的地方性社会团体,是社会团体法人,属于深圳市一级行业组织。截止到2009年11月,协会会员达到近200家。协会全职员工10人,专家顾问15人(分别由全国各高等院校的设计类专家组成)。

        协会成功策划举办的品牌活动包括:成功举办两届中国(深圳)国际工业设计节,协会还策划举办了“2009海峡两岸设计论坛”、组织深圳20余家具有代表性产品和自主创新能力的企业赴波兰华沙参加由香港贸发局和广东省外经贸厅主办的“粤港时尚生活汇”展览,现场接单数十万欧元。

        在接受《共鸣•创意》采访时,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秘书长封昌红说:“我们做的是实实在在为设计师做些事,譬如我们举办‘深圳市首届工业设计职业技能竞赛’,帮助工业设计人才落户深圳50余人。对于从事设计的人员来说是个莫大的鼓励。”

        封昌红建议成立深港设计研究院。在恢复“市长杯”工业设计或创意设计大赛,完善人才激励机制的同时,充分发挥香港在培育人才方面的经验,加强与香港各大学和高端培训机构的紧密合作,挑选创意人才参加香港的各类专业训练。此外,也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尽快建立与香港接轨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

        设计奖项:给工业设计注入活力

        纵观国际,工业设计发达的国家都有自己的工业设计奖项。奖项可以给设计界注入无限的活力。  

        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童慧明教授说:“美国的‘IDEA奖’自九十年代以来在全世界极巨影响,每年的评奖与颁奖活动不仅成为美国制造业彰显设计成果最重要的事件,而且也产生对世界其他国家的企业产生了强大吸引力,许多国外企业以新设计产品能够跻身IDEA评选并获奖引以为自豪。

        “英国四十年代开始设立的‘设计委员会奖’,已经在英国企业和公众中深入人心,由于该项特许获奖产品在销售时吊挂特制的“设计奖”吊牌,并且在该委员会的设计中心长期陈列,从而成为商家与消费者采购商品的最好指南。影响至企业把参选此设计奖视为最好的商业促销手段。

        “日本自1957年起开始进行优良设计奖(GMark奖)评选活动,至今已有40年有余,作为政府鼓励与促进企业由以往仿制欧美设计转向自主开发的最重要举措,GMark奖借鉴英、美的经验,成功地在日本企业中培育出了重设计、赛开发的精神与氛围,对推动日本制造业的整体设计水平提高产生了巨大作用。”

        有中国设计界的“奥斯卡”之称的中国创新设计红星奖,于2006年由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中心、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新经济导刊》杂志社共同发起并会同国内地方相关工业设计协会联合举办,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中心承办。第一届就有全国200多家单位400余件产品参加。以其独特的创意和设计吸引着世界的目光。  

        红星奖推动企业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康佳集团通过红星奖与设计公司建立联系,投入了100万元资金用于新产品的设计研发,开发了这一款快乐生活营养早餐系统,荣获了2008中国创新设计红星奖最具创意奖。随后,康佳集团成立了小家电事业部,提供了200个就业岗位。

        童慧明教授说:“我相信,当中国的企业普遍能够把角逐每年的国家级优良设计奖项视为企业发展工作中一件大事之时,也就是中国产品在全球市场形成强有力竞争力之时。”

 

 

文/本刊记者 何贞发 舒亚

文章摘自《共鸣》杂志2010/07总第261期

《工业设计: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第三部分《工业设计在中国》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系统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系统